内鬼终难防 韩国瑜办公室遭夜闯
     陈菊担任高雄市长期间的办公室位于四维行政中心,装潢舒适气派,但韩国瑜上任后,始终没进市长室办公,只和幕僚窝在对面会议室工作,最后甚至直接迁至凤山行政中心,外界对此猜测不断,如今谜底揭晓,竟然是因高雄市政府前朝内鬼难防。

市长办公室(图源:中时电子报)

    今年元月,韩国瑜宣布将市长室迁至凤山行政中心,对外解释因凤山行政中心位于原县区,他希望搬迁办公室展现新气象,彰显对原县区的重视,而且与他主要政见有关的教育局、观光局、民政局全在凤山行政中心,业务督导更方便。

  放着既有空间不用,另外花钱整修新办公室,民进党倾全力批判韩国瑜浪费公帑,更有耳语说韩国瑜嫌原有办公室光线太暗、风水不好,把他打成迷信、吹毛求疵之辈。

  直到2月1日,陈菊在高雄市长任内随身摄影官吴建鸿夜闯市长室当场被逮,证实办公室安全出现漏洞,虽然吴辩称只是进去拿点小东西,但事后调出录影带,短短40天内他入侵5次,如此高的频率,难道前朝期间没犯案?若有,长达约10年来从未东窗事发?启人疑窦。[阅读]

  是谁

陈菊随身摄影官吴建鸿 图片来自台媒

陈菊随身摄影官吴建鸿 图片来自台媒

   陈菊在高雄市长任内随身摄影官吴建鸿(翻摄自吴建鸿脸书),惊爆在韩國瑜上任后,至少5次潜入市长室。吴建鸿目前是高雄市府工务局养工处的技工。前高雄市秘书处长陈琼华受访则表示,吴建鸿曾担任市长行程摄影,但因行为举止不当、工作表现不佳,多次告诫后因不适任而解除任务支援,调回养工处。 

 案发

吴建鸿潜入韩国瑜市长室纪录 图片来自台媒

   2019年2月1日深夜11点,1名市长秘书回到办公室,才刚开灯不到10秒,就有1个陌生人从他的隔间座位默默站起来,他吓了一跳,质问对方是谁,吴姓男子才表明自己是养工处职工,辩称是要来清点放在市长室、印有工务局字样的帽子。

  因为这理由实在太牵强,市长秘书立刻叫来高雄市府驻卫警,并通知政风处、工务局主管前来调查,并在吴姓男子身上找到1把市长室钥匙。其供称自己只是来拿些市长红包、花灯等小东西给孩子,钥匙则是当年担任陈菊市长随行摄影官时留下来的。

  据高雄市府及警方调查,吴姓男子于2018年12月25日、韩国瑜上任的第1天晚间,就侵入市长室,之后都利用深夜或假日晚间偷偷进入。

 5次侵入

    5次侵入市长室时间,每次都停留10几分钟到半小时不等,除最后一次被逮外,前4次提着纸袋、类似海报或书本等。【阅读】  

2018年12月25日晚间9点53分到10点3分

   12月31日晚间9点31分到41分

    2019年1月6日傍晚6点44分到55分

    1月24日晚间10点40分到11点12分

    2月1日晚间10点59分

 

  betway必威手机版企图明显 调查求水落石出

韩国瑜(图源:台“中央社”)

    27日韩国瑜表示,仍不解为何有人会偷闯市长办公室,第一尊重司法调查,第二觉得偷闯办公室的人似乎有好几次,所求为何?目的何在?是不是有装类似监听器来监听新的市长?韩国瑜说:“我觉得这是绝对不可以的,希望检察官要能做一个扎实明确清楚的调查”。

    此事直到昨天第一次开庭才曝光,韩国瑜受访表示,不解为何有人会偷闯市长办公室,他尊重司法调查,但也觉得偷闯办公室的人似乎有好几次,所求为何?目的何在?是不是有装类似监听器来监听新的市长,希望检察官调查清楚。

  “如果真有betway必威手机版企图在里面,是不可以原谅的!”韩国瑜表示,换了一个市长就被监控?民主社会怎么可以这样子?希望检察官赶快调查个水落石出,好让高雄市民、全台民众能够了解。

 撇清   

    陈菊时代的前秘书处长昨第一时间出面撇清吴建鸿与前朝团队“早已无任何联络”,更质疑春节期间发生的案件,高雄市政府到今天才翻出来炒作,“这种存‘相骂本’的手法真是比运作市政还高瞻远瞩”,护主还不忘酸韩。

台版水门案!韩國瑜疑遭监听窃录

韩國瑜疑遭窃听 网络监控科技无远弗届

韓國瑜办公室遭人入侵 韩向陈其迈喊话

高雄爆台版水门案 王浅秋:有接到外界警告